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归侨作曲家谷建芬:70余年爱国情 40余年音乐路

文章来源:中国新闻网 作者:袁秀月 时间:2020年01月21日 字体:

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月14日电 1941年的某一天,一对在日本大阪谋生的夫妇,乘坐轮船回到他们的家乡中国。6岁的小女儿也随他们回来,只是彼时她还不知道,回国到底意味着什么。

小女孩从小就展现出过人的音乐天赋,后来她成为了一名作曲家,她的作品《年轻的朋友来相会》《烛光里的妈妈》《今天是你的生日》《绿叶对根的情意》《滚滚长江东逝水》享誉海内外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谷建芬在工作中

她就是著名归侨作曲家谷建芬。日前,她入选“2019全球华侨华人年度人物”,她说,自己写的歌能给华侨华人带去力量,她很开心。在她心中,那句“听你的歌长大”,就是对她最大的奖赏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谷建芬获2019全球华侨华人年度人物(中新社记者/陆春艳/摄)

有音乐陪伴的童年

谷建芬的父母是从山东威海到日本谋生的,6岁时,她随家人返回中国,定居大连。而在日本的这6年,也种下了她在音乐上的根。

日本人注重音乐教育,大多从母亲怀孕时就开始了。谷建芬现在还记得,小时候起床,妈妈一定要放音乐,不放音乐她就不会醒。她心里委屈了,也会跑到平台上一边唱歌一边哭。有音乐在,她就好像有了撒气的地方。

就这样,她在音乐的陪伴下一天天长大。父母对她显露出的音乐天赋也持支持态度,父亲给她买回了一台低价出售的钢琴,她非常高兴,不会弹就自己学,每日与钢琴为伴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谷建芬在弹钢琴

回到大连,她也是学校里音乐方面比较突出的一个,同学们唱校歌,她就在旁边弹钢琴。

1950年,谷建芬考入旅大文工团,担任钢琴伴奏,还写出了自己的第一首歌曲《白米饭》。1952年,她进入东北鲁迅文艺学院(现沈阳音乐学院)学习作曲。

读书时,担任校长的著名作曲家李劫夫曾对谷建芬说,如果脑子里没有几百首民歌垫底,是写不好曲子的。谷建芬从此记住了这句话,这也给她以后的作品打下深深的烙印。

所以,相比各种荣誉和名声,她更看重老百姓的评价。走在路上,很多人对她说过“谷老师,我听你的歌长大”,在她心里,这就是对她最大的奖赏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谷建芬工作一角

开风气之先:写流行歌、开培训班

上世纪80年代,改革开放之风吹向神州大地,音乐也破风气之先,谷建芬写出了那首著名的《年轻的朋友来相会》。后来,她又陆续写出了《绿叶对根的情意》《今天是你的生日》《我是中国人》等,此外还创办培训班,培养出毛阿敏、那英、刘欢、孙楠等众多歌唱人才。

不过,谷建芬的艺术之路也并非一路平坦。《年轻的朋友来相会》刚面世时,曾遭受诸多争议。创办培训班时,她四处筹钱,条件艰苦,有的学生只能住在地下室。

但谷建芬心里憋着一口气,一定要把他们教好。第一批9个学生,她量体裁衣,一个一个教。哪个学生成才了就走,她再教下一个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毛阿敏演唱的歌曲《思念》由谷建芬作曲

学生们也不负众望,1986年,苏红获得CCTV第二届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专业组通俗一等奖,一下子就把“谷家班”的名声打了出去。紧接着,李杰、孙楠、那英、毛阿敏也唱了出来,“谷家班”一时成为拿奖专业户。

“困难变成力量,力量变成幸福。”谷建芬说,她很感谢以前所经历的种种困难,这些都给了她无穷的力量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《滚滚长江东逝水》封面

在创作上也是如此,写《三国演义》主题曲《滚滚长江东逝水》时,有领导认为:“《三国演义》都是爷们儿的东西,不能找个女的写。”听了这话,谷建芬很生气,回去就把写好的部分重写,把开头较缓慢的部分改得更有气势。随着电视剧播出,这首歌也红遍大江南北。

所以谷建芬说,她很感谢那位领导,要是没有他,《滚滚长江东逝水》可能也不会是现在的样子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谷建芬《年轻的朋友来相会》手稿

为孩子写歌

不管是写歌,还是培养人才,谷建芬都为中国流行音乐的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。直到有一天,有人对她说:“现在的孩子们都没有歌唱了,你看能不能给孩子们写点歌。”

于是,从2005年开始,谷建芬开始为孩子们写歌。她从唐诗宋词中遴选作品,谱写成《新学堂歌》。之所以用古诗词,还是因为一次偶然。有次她到日本的华人学校,孩子们正在朗诵《春晓》,她便用钢琴给他们伴奏,一句一句教他们唱,一堂课下来,很多孩子都学会了。

有了这次实验,谷建芬觉得很有希望推广开来。然而,她从小在日本长大,对于中国古代的文化和艺术了解不多,为此她专门找了一些专家给她讲解诗词。所以创作的过程较为缓慢,3个月写一首,12年的时间,总共写了50首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谷建芬在教孩子们唱《新学堂歌》。

第一次录《游子吟》时,听着孩子们唱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”的清脆声音,谷建芬和在场的人都感动地落泪。

谷建芬已经80多岁了,但她说,《新学堂歌》不是50首就完了,她还要继续写,不光写汉族的,还要写各个民族的,让孩子们通过音乐了解中国的文化和历史。

现在不叫唱歌,叫说歌

除了给孩子们写歌,谷建芬还一直关注音乐版权的发展。在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期间,她最多的发言,就是呼吁保护著作权。这些年来,人们的版权意识逐渐增强,但在谷建芬看来,做的还不够。她经常能看到,电视上有人演唱或改编她的歌,但没有得到授权。

“改编的人可能比我智商还高,但是你要在我授权的基础上改编,这才可以。”她说,再大的腕儿也得授权,尤其年轻人,版权的保护意识应该提高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谷建芬

对于当下的音乐现状,谷建芬也有自己的思考,她总结为,“现在不叫唱歌,叫说歌”,因为没有旋律。在她看来,这样的音乐创作太危险。而没有旋律,没有好作品,再有天赋或技巧的歌手也无从发挥。

不过,她也知道,年轻一代有自己的理念和审美观,所以她只希望他们能热爱音乐事业,把音乐作为心灵的感叹唱出来。

而她自己的希望是,再写个20年。1980年,她曾写下一首《年轻的朋友来相会》。之后又写了《二十年后再相会》,今年又创作了《再次相约二十年》。

谷建芬笑着说,为了这首歌,她也争取活到104岁。

(袁秀月/摄)


[添加收藏] [打印文章] [关闭窗口]
分享到: 更多
上一篇:旧京春节的戏曲记忆[ 01-14 ]
下一篇:傅抱石:笃学与至艺[ 01-30 ]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!
LG金库游戏平台 重庆快乐10分前三走势 河南11选5在哪能买到 甘肃十一选五任五走 黑龙江11选5官网 体彩宁夏11选五走势图 内蒙古11选5开将结果 3d字谜太湖钓叟藏 江苏十一选五定牛走 排列三怎么算下期和值 快乐十分任选五万能 新疆18选7开奖规则 淘股王 字谜3d藏机图 p3试机号 秒速赛车官方网站开奖 体彩6十1带坐标连线